##序章 开学的第一天,古希腊大哲学家苏格拉底对学生们说:“今天咱们只学一件最简单也是最容易做的事儿。每人把胳膊尽量往前甩,然后再尽量往后甩。”说着,苏格拉底做了一遍示范。

苏格拉底笑着问:“从今天开始,每天做300下。大家能做到吗?”学生们都笑了。这么简单的事,有什么做不到的?

过了一个月,苏格拉底问学生们:“每天甩手300下,哪些同学坚持了?请举手。”有90%的同学骄傲的举起了手。又过了一个月,苏格拉底又问:“请告诉我,那些同学坚持了?请举手。”

一年过去了,苏格拉底再次问大家:“请告诉我,最简单的甩手运动,还有哪几位同学坚持了?请举手。”这时,整个教室里,只有一个人举起了手。这个学生就是后来成为古希腊另外一位大哲学家的柏拉图。

上面两个:“请举手”的故事的确令人回味。

世间最容易的事是坚持,最难的事也是坚持。说它容易,是因为只要愿意做,人人都能做到;说它最难,是因为真正能做到的,终究是极少数人。任何伟大的事业,常成于坚持不懈,毁于半途而废。人生就像马拉松赛跑一样,只有坚持到终点的人,才有可能成为真正的胜利者。 ###坑爹的故事 这个故事流传的相当广,先不考证它的真实性(假设它是真的,虽然几乎不可能),它也没什么参考意义:他犯了典型的 [基本归因谬误]FAE。柏拉图作出过那么多的努力,哪一样的重要性不超过甩手?同时,故事的编者还犯了一个错误:为什么 甩手 = 坚持?要表现一个人的执着的精神,显然不必依赖无聊的甩手。 [FAE]: http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Fundamental_Attribution_Error

##坚持的收益与成本 为了简化考虑,我个人认为,可以用如下公式表示自己的获利:

E = P + WF - T

E 表示期望的净获利,P 和 F 分别表示当前与未来的收益(如果你受到了损失,那么则为负值),W 为未来收益的权重,T 为时间成本。

###几种常见的行为 首先,因为 所有的 行为都会花费时间,所以,为了简化,我把 T 看作常数,在下文里先不予讨论。

打 DOTA:P 为正。如果打的太多影响健康,F 为负。

踢足球: P 为正。如果起到了合适的锻炼效果,F 为正;如果受伤,F 为负。

泡图书馆:如果看你喜欢的书,P 为正;否则 P 为负。如果书有价值,F 为正。

###有毅力的人 很多人感慨自己没有毅力:说好要刷题,结果刷着刷着就刷上微博人人了;决心坚持锻炼,结果跑了两天就开始赖床了;打算开某本不错的书,遇到了难点,就拿书当灰尘收集器了。。。(连扇自己三个耳光)

相比之下,有些人就能长年累月地投身于某件事上,并在许久以后兑现自己的收益。很显然,在看待未来时,他们心中的权重 W 更大;这样,他们就更能忍受短期的 P 的损失,而去追求长期的收益 F。

因此,想要更有毅力,需要做的,就是调整心态,增大自己心中的 F (虽然并不简单)。

###空头支票 相比欠缺毅力的人,有些人走入了另一个极端:不关注现在。整天张口闭口都是“为了明天”,就像《Animal Farm》里拿破仑开出的空头支票一样。

在这里,我想引用有关 积极心理学 的 [一篇文章][pp]:

第一种汉堡,口味诱人,但却是标准的“垃圾食品”。吃它等于是享受眼前的快乐,但同时也埋下未来的痛苦。用它比喻人生,就是及时享乐,出卖未来幸福的人生,即“享乐主义型”;第二种汉堡,口味很差,里边全是蔬菜和有机食物,吃了可以使人日后更健康,但会吃得很痛苦。牺牲眼前的幸福,为的是追求未来的目标,他称之为“忙碌奔波型”;第三种汉堡,是最糟糕的,既不美味,吃了还会影响日后的健康。与此相似的人,对生活丧失了希望和追求,既不享受眼前的事物,也不对未来抱期许,是“虚无主义型”;第四种“幸福型”汉堡,一个幸福的人,是即能享受当下所做的事,又可以获得更美满的未来。

我上文也提到过,找到一件 F 和 P 均为正的事情并不困难,所以,当前的快乐和未来的幸福并不矛盾。

##时间成本 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太过深究(深入论述时间成本的话,一本书都出来了)。只是想做个提醒:不要因为一件事的 F 和 P 均为正,就把它作为高优先级的事物。

就像背包问题一样,如果你试图把每一件价值为正的物品都塞进去,那最后肯定得不到优化的结果吧。 [pp]: http://www.douban.com/group/topic/13614816/